示例图片二

观致汽车贺思聪:整车行业将走向智联网联时代

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创新沙龙,智能网联,汽车技术

观致汽车车联网总监 贺思聪

贺思聪:谢谢大家,谢谢各位朋友和同仁们在温暖的午后我们一起沟通和交流车联网或者智能网联的话题。 

我叫贺思聪,2010年加入了观致汽车,2015年离开观致汽车去了吉利汽车负责智能网联的项目,今年下半年6月份再次回到观致汽车。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在过去8年的大轮回里面,这个行业发生了什么?以及未来的走向。 

观致在最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研发和设计车联网产品。在当时没有任何参考和依据的情况下,我们只能通过谷歌搜索什么是车联网,找到了一个英文单词叫做telematics(telecommunication和informatics),得到这两个单词之后,我继续往下探索,看到了优秀的企业如宝马、沃尔沃及背后的供应商wireless car。因此我在2010年年底的时候去了瑞典进行交流,我问了一个问题,什么是telematics,我得到的答案让我很震惊,他们的回答是Low earth orbit satellite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over subgrade moving carrier。 

这个解释中文翻译就是,近地轨道通讯技术在路基移动载具上的应用。我想了一下,这个答案是从哪来?或者这个解释由何而来?专家告诉我伽利略计划实现的通讯卫星技术标准下具有部分应用会落在汽车上面。这个概念会贯穿我的整个演讲介绍。 

看一下在一整个大的产品周期之后发生了什么?2009年中国的车联网元年,三年之后,2012年首批传统车联网产品集中面世,包括观致车联网产品观致逸云在内,比我们早三个月的是上汽的,类似于这样的产品2012年纷纷陆续面试。再三年我们看到又是一个阶段是红海,红海意味着行业门槛降低,行业门槛降低和同质化极度严重。 

两年前所有一二级市场资本风投都砸这个行业,只要有车联网三个字一定是资本热捧对象。但这种情况在2015年变成演变成行业红海。现在离2018年还有两个月,大家怎么办?在这种行业红海情况下,我们发现这个行业到了一个非常大的瓶颈区。但是从表象上,从工信部2025计划里面,车联网到互联网汽车,再到智能网联汽车这个风口概念是向上的。但是实际上这个行业的市场情况,从千万级产品行业变成百万级,最后变成不要钱了。 

第一,产品同质化以及产品过剩,产品竞争力不足这个是显而易见的,我们没有办法证明用的产品是不是全行业最好的,整体方法论和商业模式我们做不到。 

第二,整个产品创新利润很低,以及跨界拿来主义盛行,现在车联网天气、新闻、违章、查询,语音,地图塞进去就可以了。这种不叫创新,这种跨界是一种简单的互联网的拿来主义,这种拿来主义没有任何创新意识里面,只是把以为可以卖的好的,以为用的还不错的功能网上塞就可以了。 

第三,供应商侧杠杆过高,激化了上面两种问题。 

车联网产品最初一定有产品设计需求,它的需求入口或输入是来自市场的,也可以来自经验主义的,当然也可以是拿来主义的。于是就需要选择供应商去实现这个需求。继续往下走一条路是非常严谨的标准化、通用化解决选项。自主化开发带来的结果高品质、高自主、高成本和长周期,最后交付相对比较慢。产品做完运营、迭代之后陈列方法论。另一条路是现在的情况由行业定向来进行供应商选择。这个行业定向带来的结果是同品质、低成本和低自主的。简单拿来主义有它的好处是交付很快,最终带来了产品过剩。 

在面向2020-2025年智能网联时代,现在的这种状态很不理想的,这种到了一个整体行业突破的时候。 

突破这一块我理解为突破三个方向,一个是技术突破,一个是产品突破,一个是市场突破,第一,技术突破,过去或者在之前我们对于车联网或者智能网联这个产品整体技术是模糊的,最简单的技术方案就是一个在线音乐。现在我们的技术路线虽然没有统一,但是路线逐渐变得鲜明,有无人驾驶、自动驾驶、智能网联。产品从功能机变成智能机,不能再做一个封闭的功能机functional device给用户,这个东西用户对他来说没有价值的,如何做一个智能机smart device,而且有人工智能的,我的这辆车不再是功能集成工业化产品,是一个智能的工业化产品,更好帮助人类实现出行目标的。